中国法院网湘西频道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电子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湖南省吉首市人民法院
湖南省泸溪县人民法院
湖南省凤凰县人民法院
湖南省花垣县人民法院
湖南省保靖县人民法院
湖南省古丈县人民法院
湖南省永顺县人民法院
湖南省龙山县人民法院



 

纪念邹碧华

作者:胡家鹏  发布时间:2016-05-24 11:24:16


    早晨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突然看到凤凰、搜狐、腾讯等各大门户网站都在报道上海市高院副院长邹碧华突然病逝的消息。我顿觉意外,不由的看了一眼一直摆在案头的他写的《要件审判九步法》。

     知道邹碧华,还是在2011年的夏天,那时我正在省会长沙参加全省预备法官培训班的学习。三十多天都呆在一个叫“林子翔天”的鸟都不拉屎的地方,周围是湖南农业大学的实验田,旁边还有一个巨型的犬舍,不时能听到从密林深处传来的巨型犬类发出的低沉的咆哮声。

     天气热的让人发狂,伙食差的让嘴里淡出个鸟来,几百人呆在一个大礼堂里接受自以为是的各路“精英”的轮番轰炸,每天上下午还不定时的查号,使人不敢溜。

     邹碧华来讲课时,整个培训已经进行到一半。大家的新鲜感已经过去,结束前的兴奋还没有来到,正是索然无味的时候。

    看到课程表上的授课人写着邹碧华,身份是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院长,不由的暗暗在心里骂娘,又是一个到处沽名钓誉的所谓学者型官员。实在是因为前面的几个顶着所谓专家帽子的官员的讲课让人感觉像是在路上踩到了一泡屎———臭,但又不好骂出来,只能捏着鼻子忍受着。

     我不得不说,活了快40年了,我从邹碧华身上才知道正真的学者型官员是怎样一回事。

邹碧华整整讲了一天的课,中途学员们竟然几次自发的爆发出掌声,这是整个培训期间的唯一一次。即使一个副部级领导来讲课,虽然他同样是学者、教授、领导,虽然掌声很热烈,但纯属礼貌。

理论与实践、无奈与昂扬、理想与现实、潜规则与明条文,虽然邹碧华是在讲解他写的《要件审判九步法》,但是整个法院系统的各种状况通过他的语言在大家面前徐徐打开,既有站在最高处的高瞻远瞩,也有显微镜下的个案剖析。没有专家、教授偏激而哗众取宠,也没有官员的四平八稳,不知所云。只有娓娓道来,偶尔杂着带有自己特点的幽默。

     培训回来后,我还曾经进入过长宁区人民法院网站,后来知道他升任到上海市高院任副院长。也曾经多次进入他的博客空间,看了他写的一些文章。他的博客空间名叫“独角兽”。 独角兽是中国传统法律的象征,被冠以法冠之名,至清代,御史和按察使等监察司法官员都一律戴獬豸冠,穿绣有“独角兽”图案的补服。进入近代,仍将其视为法律与公正的偶像。

培训结束后,我把其他资料都扔了,独带回他写的《要件审判九步法》一书。无论是在乡下法庭,还是在机关,我都把此书放在案头,有空时便翻翻,每次都有点小收获。

     虽然该书的写作基础和实践经验是建立在诉讼十分发达的上海地区,书中的许多招式和方法我们由于各种原因无法直接拿来使用,但是对我们这样的“老、少、边、穷”地区的法院法官办案还是有很大的指导作用,毕竟这是方向,只不过别人已经走在前面很远,自己已经很难赶上了。

我们“老、少、边、穷”地区的法院法官在参观学习先进发达地区法院时总是存在这样一种心态,要么羡慕嫉妒,唉声叹气,要么便觉的别人是扯淡。不是“躲进小楼成一统”,不思进取,便是勃然大怒,用“不符合本地国情”理论将别人批判的一塌糊涂,认为不怕他们是硕士法官还是博士法官,根本办理不了我们这地方的案子,内心便觉得得意洋洋,就像战胜了风车的堂吉诃德一样。

    写到此处,又拿起《要件审判九步法》,突然深感遗憾,当时竟然没有叫邹碧华在书上面签名。

    又看了下网友的评论和跟贴,竟然没有幸灾乐祸的,皆是深表悼念、疼惜的,不禁深感邹碧华人格的伟大。

这年头,那个官员的头顶上不是顶着一盆或者几盆脏水,只有泼或者不泼,被泼到或者没有被泼到之分别而已。

    同时还想起同是上海高院的几个嫖娼的法官…… 

第1页  共1页

编辑:章雪    

文章出处:龙山法院    

 

关闭窗口